普者黑:看见生活原来的样子

       探一方山水,尤其在中国,除了画卷般的秀丽、诗意和境界,还有一个更广泛的前提,即生命居住之地。山川之大,草木之盛,如果以奇、险、绝著称的自然景观编织了山水的霓裳,古代“仁者乐山,智者乐水”的山水观则塑造了厚重与神秘的风骨,庄子更是开拓了一个逍遥江湖。纵观文人志士,归隐南山充其量是致仕的手段,伯牙子期是山水咏唱的情怀,郦道元的《水经注》是虔诚的记录,他们从不同侧面讲述着山水的故事,唯有陶渊明找到了“桃花源”,宣示着生命才是大地的血脉,人与自然的相辅相成才是山水的灵魂。



       山与水的交融,在滇东南与别处不同,它得到了继承与创新,在这里,是一次完整的“大地之貌”的诉说。而普者黑,山水与人更是密切相融,难舍难分,它的美超过了天赋,它让人们看见生活原来的样子。人间的事,即使历经疫情、水涝、台风这样的天灾人祸,只要秉持着真善美的勃勃生机,暂被阻抑的美好,终有阳光明媚的日子。



       安静的普者黑,用一块干净的湿布抹去密布的阴云,蓝天白云在天鹅湖中打扮着光鲜亮丽的面容。坐在午后的院子里,时光如水的比喻自然流淌,看远处山色变幻,风轻轻吹过,方桌上茶壶在响,沸腾、翻卷、茶香四溢,浓烈的仪式感,摒弃着外界的声音,使人遁入心灵的绝对寂静。像一张随意抓拍的照片,普者黑的生活浓缩在方寸人心之中。



        不妨作一次不失风趣的猜测,普者黑的最初一批居民,他们经历过千百年的辗转迁徙,最终抵达这里,好似祖先们用长满厚茧的手在星空之中勾画、连线成的安居之所,于是认定这方土地可以终结一切疲惫、苦楚、不安和漂泊,安顿心灵和希望。山水抚慰了他们的灵魂,并在漫长的岁月中凝聚为信仰。



       所以普者黑,首先是一次记忆的旅行。只有真实走一趟这条充满泥泞的路,才知晓不是栽几片桃林,便是桃花源,不是读几本经书,便超脱物外,不是听过别人的故事,以为就是生活。应该翻开历史的序章,去细细感受后来的波涛汹涌和安定如常,他们是如何将山水刻进骨髓,如何对“鱼虾盛满的池塘”报之以歌。



       因为感受,所以看见。

       始于高山的彝族人,涉过金沙江,流浪到云南,像他们的祖先阿诗玛,兴许普者黑便是梦中的阿着底,在这里,普者黑湖水洗礼着灵魂,渗透进他们血的记忆深处,渐渐交融。于是彝族人的酒里融进了热情与烈性,一碗碗腻脚酒驱散着岁月的寒冷,直达至真的品格。他们用黑色留住永恒,用红色追寻自由,也追寻生命中的光明;他们歌唱、跳舞,三弦的古老音调拉出大地深处的回声;他们过“花脸节”,在脸上涂抹着自然的颜色,喻意吉祥。太阳照常升起,这是彝族人的天长地久。



       作为神族后裔的苗族人也完成最后一次漂流,在普者黑,繁星闪烁时终于找到一片可以休憩与永远停留的土地。他们的内心五彩斑斓,重情重义,珍视着人心的温暖;他们以枫树为祖先,讲述着浪漫纯真的故事;他们借由色彩感知万物,“好五色衣裳”,精妙的勾勒中叙述着手中日月长;他们跳着古老的芦笙舞,就像山坡上盛开的花朵;他们是美而不自知的民族,不论世俗与岁月如何变迁都至情至性。



       而壮族人歌唱泱泱流水,过去的一切都如沉入湖心的水草,不再有迁徙的磨难。他们是生活在岸上的鱼,所以心湖未央,柔情似水,他们用陶罐烤茶,喜爱糯食,用“扔泥试人情”的方式表达好客之道;他们祭祀时唱诵《布洛陀经诗》,祈求风调雨顺、村寨平安;他们在衣服上绣着图腾和山水,用纤纤布衣吟诵着黑与蓝之歌;他们织布,浅浅机杼声中织就的壮锦,并不用来出售,却是手上的史诗,绚烂的平淡;他们用古法制作油纸伞,吹起巴乌把思念送至河岸。他们是歌的民族,世世代代用柔软的情怀歌唱至纯至善。



      以记忆为前路,奇迹完成一次时空的跳跃,多民族在普者黑相遇了,时移世易,唯美好的人心不变。千年以降,山水的原色不来不去,不增不减,普者黑只是展示它所在的样子,返璞归真,怡然自得,它也许不曾告知目的地,只为人们提供一份心灵的地图。“满目青山何所去,东南既望是归途”,生活的本来面目,便是“生命与生活微微相合”的过程。



       而今,交通便利的普者黑,是可以真实触及的世外桃源。以普者黑湖为圆心叠成的空间,高低成趣,让人们与生活的不同维度迎面相遇,山水之貌与人心的联系淋漓尽致地在一株株草木、一寸寸阳光、一缕缕水波间自由回荡。像一封寄往远方的信,普者黑从喧嚣尘世中取出一方寂静,任日月更迭,依然保持着最美的绽放,托之于山水的隐喻,击中追求生活品质的人们内心柔软的部分,“原来,在生存之外,这才是生活的样子”。




       生命万物暗合着节气、时令,按春夏秋冬的顺序,过着劳作,成长,收获,休憩的生活,在黄昏与黑夜渐变的停顿中,寻一份安心的力量,一个确定的答案。偶然回想,那条未选择的人迹罕至的路,是否可以重新选择?不如放下思考,去看去听,山水就在那里。



       坐着画舫船顺流而下,四时之荷,初放、盛大、凋零、圆满,讲述着生活的最终去向;芦苇荡花絮飞扬,随风荡漾,像人们心中隐秘的渴望;天鹅湖候鸟齐聚,交颈低语,是“云在青天水在瓶”的淡泊;青龙山隐于光色之间,明灭变幻,象征着人生的坡度;再折一朵玫瑰赠予爱人,过情人桥,去普者黑湖堤散步,走过岁月长长的光阴。



       普者黑,它是生活的苟且之外远方的邀约,魂牵梦萦的心灵秘境;它是人生十字路口的转身,循着星辰的方向,咫尺天涯的诗篇;它是一屋两人三餐四季的祈愿,平和柔软与温润大气的交汇;它是多民族融合的交响乐,个人与中国梦的汇聚;它是信仰中最坚定的彩虹之约,人们心中最隐秘的纠缠。在经历过磨难与考验之后,无论疫情或天灾,没有什么能阻止人们对美好生活的追逐,只会让人更深刻地忆起最初的梦想,生活原来的样子。一切都源于与山水为伴,才是灵魂最好的归宿,一切都源于人生的渡口,需要一次倒带的回放。 


来源:素语文化

云南省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丘北县双龙营镇蒲草塘码头普者黑风景区
嗨友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APP查看更多评论
精彩推荐
欧洲最大的城堡位于法国这座工业城市,军事要塞成了世界文化遗产
年味十足即将来临,还记得故乡味道吗?那一样你最难忘
厦门地道煎蟹,一开就是25年
如果只能去一次日本,那一定要去看冬天的北海道
在神奇的非洲之洞看完美日落
约会首选地!他家的果木牛扒是一流
东南亚哪个国家好玩_缅甸旅游攻略|线路|美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