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彩震泽 | 暮春之白,共赴百年木香之约


清明过后,春天的脚步即将远去,

就像仓央嘉措的诗吟唱的那样,

“清明过了春自去,几见狂蜂恋落花”,

而在震泽古镇,在四月却期待着一种花的盛放,

木香



每年或早或晚,它在清明之后次第开放,

五月的夏初到来之前便悄然谢幕,

花期如此短暂,大家都在街头巷尾交谈着,

今年开得早,去年温度低,迟了一个星期。



木香不是遍植各处,虽然也有别的庭院种植,

但最著名的却是师俭堂锄经园里那一株,

它的年龄和师俭堂一样长,超过了150岁。



但老当益壮的它,每年凭借一己之力,

将数万朵洁白的花朵披满全身,

在古镇宝塔街上的“江南水乡大宅门”里,

上演了一场木香花瀑的年度大戏,蔚为壮观。



木香,蔷薇科蔷薇属木本攀援植物,

小枝圆柱形,色泽嫩绿平滑,

而上了年纪的老枝则呈褐色,有条状剥落,

复叶互生,小叶三到五枚,呈椭圆或长圆披针形。



又见江南庭院深,木香花素磬香芬”,

当木香的白色的伞形花序次第开放之时,

由一开始嫩绿枝头的点点花苞,

到白色的花朵成千上万的簇拥在枝头,

让你不由得赞叹,这种白,是独一无二的木香白。



它的白,不似冬日的梅花,夏日的莲花,

与春天的梨花或玉兰也有几分不同,

细品下来,与茉莉的白、栀子的白也有几分区隔。



清晨或日暮里,仰望或平视间,

木香的白色似乎也有几分变化,

从空中以鸟瞰的视角欣赏它,

这木香白里,又多了几分绿的要素。



汪曾祺老先生对木香也情有独钟,

他与好友散步遇雨,躲进了酒馆避雨,

等待时发现一架很大的木香被雨打湿,

想必他一定闻到了雨中木香愈发馥郁的香气,

在诗中动情的写道:


莲花池外少行人,野店苔痕一寸深。

浊酒一杯天过午,木香花湿雨沉沉。



多雨的江南,在雨中欣赏木香,

又是另一种感觉。



木香虽花开极盛,但花期相当短暂,

盛花期仅仅维持一周左右,

也许如此的热烈而饱满,

本来就只供有心人匆匆一瞥,

如昙花一现,又如焰火怒放。



师俭堂锄经园这号称“江南最小园林”里,

又大大增加了观赏这株百年木香的难度。

但即便你站在园里木香花下抬头仰望,

狭小的空间也阻碍了你窥见全貌。



但在师俭堂主人的精心营造下,

还是有好几个地点是观赏这株木香的“黄金视角”,

或是从四面厅的某个角落,或是从二楼的某扇窗,

都会让你发现这株木香别样的美。



震泽当地人对这株木香情有独钟,每每骄傲的说,

这株百年木香像极了江南人内敛的性格,

外在看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靠近才能体会那颗炽热的内心。



远远望去,这如瀑布般的花朵,

既像一只白白壮壮的蚕宝宝,

又像极了一床洁白柔软的丝绵被,

盖在师俭堂高高的马头墙上,

也盖在了震泽人的心头。



因此,四月的震泽有一种白,

是花开如瀑的木香白。


绿叶白花间,清香覆盖了整条宝塔街,

年年春末,不负清风。

暮春,让我们共赴一场百年木香之约。



图文:震泽古镇旅游  转载请注明出处

江苏省苏州市吴江区震泽镇游船码头震泽古镇
嗨友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APP查看更多评论
精彩推荐
20元就能享受到的顶级奢华面食
无限畅吃300多种日料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别墅里的私房菜,不做广告照样一座难求!
你能品味的乡愁,距离你只有15分钟
安徽人设计,湖北人修建,一天揽尽五千年历史,知道在哪吗
在桦甸,与伙伴一起踏过的冰雪,依旧那么俏皮
日本传统体验,乘坐皇室御用屋形船,观赏传承400年“鹈饲”绝技
阿尔泰山的白哈巴,秋天美成童话,中国版的瑞士乡村
手机扫描二维码
进入小程序查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