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生活辜负了你,请你来老街走一走

文图/应志刚

在我小的时候,父母无暇顾及两个孩子,所以在上学之前,我跟着祖母生活。

祖母不仅照顾我的起居以及一日三餐,还教给我许多生活的经验。

我现如今顽固的味蕾,来自于祖母的口味;我对人的真诚与善良,源自祖母待人接物的言传身教。

而我认为最美好的环境,不过几间老屋,几个和善的老头老太,摇着蒲扇坐在弄堂口纳凉,听他们讲祖辈口耳相传的神话故事。

所以,当我在这个初夏邂逅黄埭老街的时候,恍同走进了小时候与祖母共同生活的记忆。

黄埭老街已经迟暮,但她也曾年轻过。仿同我印象中苍苍白发的祖母,做姑娘时也是君子好逑的窈窕淑女。

f758155ff5264e52bf72e4f45e1eab86.png

2e39979023074e29a06e898ede0ed888.png

黄埭,因楚相春申君黄歇以水筑埭而得名。

古时黄埭,三里长街,百店琳琅,千叶小舟云集,八方商贾过往,是苏州西北部和无锡锡东地区的重要商埠。

22c664fff90a4c209d806a2c0886eea3.png

老街上的民居临河而建,多为清朝和民国建筑,粉墙黛瓦、面街枕河,石埠错落有致、水色清澈,河上原有13座古桥联系两岸交通,勾勒出江南特有的“小桥、流水、人家”水乡风貌。

位于老街西首的熙馀草堂,建于清道光三十年,原本是乡绅朱福熙的宅院,由“香山帮”工匠精心营造而成。

有见识的老人说,取名熙馀草堂,一是取《尚书·尧典》中的“庶绩咸熙”,及《石崇文》的“高歌凌云,乐余年”之意;二是屋主名“福熙”取“岁岁有余”之意。

黄埭书场是苏州最古老的民间评弹书场之一。

熙馀草堂内的百年书场,内里陈设着许多评弹演出道具和几百张老照片,恍惚间,那从清末至今来过黄埭书场的46位评弹名家,在你面前勾响弦索叮咚,一口软糯的“勾魂腔”萦绕厅堂。

黄埭人青睐评弹,口味却是极为挑剔,从清同治年间至民国末年,老街上曾有叙园、畅园、万福园、三景园等九爿书场。

跑江湖的有句老话,叫做“说书跑码头,能过黄埭关,就算有本事了”。

如今的黄埭老街虽有些败落,却独守着一份恬淡和宁静。

我要请你在这夏日漫步老街,看斑驳的旧墙上时光流淌,感知那份暌违已久的情愫。

传统的中国人信奉远亲不如近邻,这种情结在老街得到了延续。

这里人家的厨房,大都临着街面,到了晚间,家家户户的炉子上飘出饭菜的香味。

谁家做了好吃的,不等隔壁家馋嘴的孩子上门,主妇们已经盛了满满一碗端过去。

像这样的天气,家家户户在门口摆上一张矮几,几张小凳围坐着吃饭,一边吃还一边跟邻居一家聊着话长。

紧挨着的几户人家,小孩子端着碗在各家的饭桌穿来穿去。

谁家的饭菜得了小孩子们一致的肯定,那家的主妇定会开心的笑裂了嘴,一个劲地招呼,“吃,好吃就多吃点!”

老街的味道,就是人间生活的味道。

四邻的喜怒哀乐,都拥挤在窄窄的巷道里,传入每家每户每个人的耳朵,甚至你能呼吸到每个人散发出的气味,油盐酱醋茶的味道,平庸却又亲切。

当我历经人世间的浮华,我已不介意平庸,我时常在梦中惊醒,因为梦见祖母的宅院轰然倒塌。

我怀念祖母这样一个个无法今生再见的老人,也常常沉浸在儿时的旧梦里不能自拔。

这老街似乎有着一种魔力,将它与我的祖母联系在一起。

我想我是要常来的,这里能够激起我对美好过往的回忆,似久病之后打了一剂强心针,给予我迎接无论是晴天霹雳还是风和日丽的勇气。

嗨友评论
查看更多评论>
下载APP查看更多评论
精彩推荐
距离成都市区150公里原始箭竹林果然有野生大熊猫!
每户售价10亿台币建筑取代101成新地标,网友:贫穷限制想象
广州最具原始气息古村落,市内唯一的岭南水乡,适合周末说走就走
29岁成功登顶珠峰,我献给自己而立之年最好的礼物
人均200住宽敞温馨民宿,原来欧洲自由行也可以这么省钱
在转佛山上翱翔 这样的照片恐怕独此一张
秋色醉美池杉湖!华东地区最大的水上池杉林,天然氧吧观鸟胜地